• <tr id='yh763'><strong id='yh763'></strong><small id='yh763'></small><button id='yh763'></button><li id='yh763'><noscript id='yh763'><big id='yh763'></big><dt id='yh763'></dt></noscript></li></tr><ol id='yh763'><table id='yh763'><blockquote id='yh763'><tbody id='yh763'></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yh763'></u><kbd id='yh763'><kbd id='yh763'></kbd></kbd>

    <code id='yh763'><strong id='yh763'></strong></code>
    <i id='yh763'><div id='yh763'><ins id='yh763'></ins></div></i>

      1. <i id='yh763'></i>

        <dl id='yh763'></dl>

      2. <ins id='yh763'></ins>

        <acronym id='yh763'><em id='yh763'></em><td id='yh763'><div id='yh763'></div></td></acronym><address id='yh763'><big id='yh763'><big id='yh763'></big><legend id='yh763'></legend></big></address><span id='yh763'></span>
      3. <fieldset id='yh763'></fieldset>

            60歲的陳百強,58歲的張學友,52歲的李克勤,那燃盡熱情的青春

            • 时间:
            • 浏览:6

            誰也不曾想到,我們的青春,就和我們那時的偶像一樣,老成這樣

            這是一個個藏在我記憶深處的人

            這是一首首留在我回憶盡頭的歌

            這是一段段印在我靈魂角落的情

            陳百強

            冷暖哪可休,回頭多少個秋。尋遍瞭卻偏失去,未盼卻在手

            他已經離開我們很多年瞭,我們永遠記得,他最美好的時光,永遠停留在瞭35歲。

            “2018全球華語金曲獎頒獎典”將“百年巨星紀念大獎”頒給瞭已故歌手陳百強。(節選於《文匯報》)

            他的歌聲總包含著感情,像透明的紫水晶,散發著迷人的光輝,把無數人帶進略微淒涼的美麗境界,哀怨和淒美都來得自然。

            《一生何求》中,他將這樣的境界渲染得淋漓盡致。

            他在歌神、天後雲集的香江,並非最大紅大紫的那一個,雖相貌俊逸,氣宇軒昂,但與天王級的人物比起來,隻算中品。

            然而他的聲線實在瞭得,細膩婉轉,深情如訴,最令人心神俱動的是歌聲中那抹始終揮之不去的憂傷,如雲霧出岫,繚繞不絕。

            不嘩眾取寵,不劍走偏鋒,他的歌聲是冷雨世界的一道暖陽。

            一九八八、八九年連續2年獲得叱吒樂壇流行榜的“叱吒樂壇最受歡迎男歌手銅獎”,攜經典曲目《一生何求》,將香港十大中文金曲以及十大勁歌金曲獎雙雙收歸囊中。

            80年代後期,樂壇新人不斷湧現,他風頭不再。

            兩位各占半壁江山的霸主譚詠麟和張國榮相繼告別歌壇後,他本有大好的機緣開疆拓土,但運氣這東西,有時就是會莫名其妙地偏離很多人期許的軌道。

            先是劉德華和張學友的迅速崛起,接下來是黎明和郭富城的後來居上,四大天王的異軍突起,橫掃樂壇徹底終結瞭他的夢想。

            1992年,他在上海舉行瞭最後三場演唱會,揮別他馳騁瞭十三年的歌壇。

            若他繼續唱下去,憑借多年積聚的人氣和獨一無二的魅力,仍然會有大批擁躉者不離不棄。

            但他要的不是那星星點點的螢火,若有若無地打在他曾經通體發光的身上。

            這個時代不再是他的時代瞭,競爭殘酷的娛樂圈,一貫奉行的是由來隻有新人笑,無人聽得舊人哭的叢林法則。

            他隻是給自己設置瞭一個魔咒,沒有一個人可以永遠在雲端上起舞,俯瞰眾生隻可神為之,走下神壇,才是一個人最終要面對的宿命。

            但他在天人交戰的那段日子裡,執意不肯黯淡,不肯萎謝,那是他存在的明證和價值感的彰顯。

            在他人生的詞典裡,沒有“庸常”二字,他更不想用一種所謂的恬然自足去維系一種自欺欺人的虛假幻象和心理平衡。

            有的人有一簇火苗就可以存活,甚至希望燃成灰燼也能暫得偷生,但有的人就是為瞭光芒來到這個世界。

            尤其是當他領受過那道光芒的照耀後,他心裡就不能忍受任何的黯然失色。

            所以,他隻能用訣別來悼惋最好的時光,縱使留給所有仍瘋狂熱愛他的歌迷一個永遠唏噓不已的背影。

            他貪念最完美的自己,向往最風光的舞臺,癡戀最心儀的女子,他如此捍衛並努力維系,然都無功而返,最後他隻有躲在一場漫長的昏迷裡,不再醒來。

            17個月後他因逐漸性腦衰竭辭世。

            作傢韓松落說,老去、瀕死、敗落對於習慣瞭傳奇性的人,都是重創,早夭反而成瞭一種獎賞。

            他的生命永遠定格在35歲。

            一生何求,這個值得我們追尋一生的問題,或許我們至死也不會明白。

            我們從哪裡來?到哪裡去?我們來到這世上是為瞭追求什麼?我們得到瞭什麼?我們又失去瞭什麼?我們得到的就是我們真正想要的嗎?

            就像尼采說的,每一個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對生命的辜負。

            在生命意義的年輪上,我們也不不停嘆息著:“江山代有才人出,世上再無陳百強。”

            張學友

            對很多年輕人來說,張學友隻是一個表情包。可是對我們這代人來說,也許他的歌,燃盡瞭我們對愛情酸甜苦辣的幻想。

            “你知道嗎?愛你並不容易,還需要很多勇氣,時間一到,好多話說不出去,就是怕你負擔不起。”

            這首歌說的是愛情,卻也可以用於友情。在你最困難的時候遇上的朋友,往往是真朋友。你是否有過這樣的一個朋友,或者知己呢?

            聽過一句話——人生沒有白走的路,隻是每一步都算數。

            我父親一直告訴我,你所做的努力,可能有很多白費,但不會所有都白費。

            在人生的路上,有一個知你、懂你、愛你的人,真的很重要。我們的一生,會見過許許多多的悲歡離合。“也許輪回裡早已註定,今生就該我還你。”等我們真的到瞭聽懂這句歌的時候,我們才真正明白,什麼是愛,什麼叫做“一路上有你,苦一點也願意。”

            “想和你再去吹吹風,雖然已是不同時空,還是可以迎著風,隨意訴說心裡的夢。”很多年過去以後,當愛恨已經不再縈繞的時候,你是否還會記得當年和你一起吹吹風的人呢?你是否還記得當年你們那種什麼都不用說,就能懂的默契呢?是什麼改變瞭彼此?是什麼讓曾今的近在咫尺,變成瞭遠在天涯?

            “感情浮浮沈沈世事顛顛倒倒,一顆心陰陰冷冷感動愈來愈少。”

            時過境遷,已是不同的時空,多年以後,你還會想起那個曾經擁抱過、歡笑過、哭泣過,一起走過一段浪漫旅程的TA麼?

            “愛過的人,我已不再擁有,許多故事,有傷心的理由。”人生就是一場場相逢和錯過的戲。錯過的人是否可以回收?我們所有的後悔,都隻會在過往的故事中慢慢陳舊。每個人都是自己人生故事的主角,又都是別人人生故事的配角。張學友唱這首歌的時候,我隻有13歲。到瞭33歲的時候,我真的知道那句話的含義“走過的路,再也不能停留”

            “在這冷漠的夜裡 等你等到我心碎,始終不見舊愛侶,寂寥別愁各一堆。是我錯失的字句,把你傷透我不對,今晚請你念過去,來將心窩占據。”

            這首歌一開始的旋律,就把我帶進瞭一個浪漫的星空,一個美麗的夏夜。那是一場曼妙卻註定沒有結果的愛情故事。就像我們年少時喜歡的同桌姑娘一樣。我們愛的很用心,很努力,感動瞭自己,感動瞭身邊的每一個人,可卻偏偏感動不瞭那個她。“等你等你等你,我真的真的不願舍棄”,很多男孩年少時候,都曾經經歷過那種使勁全力都無法得到她的渴望。那種切膚的真實感覺,會伴隨他們的一生。就像是你心中永遠的那顆朱砂痣。

            “有愛就有恨,或多或少,想一次白頭到老,說再見太潦草”

            很多人人分手後可以做朋友,甚至做知己。有些人卻不能接受。是啊,當分道揚鑣的那一刻到來的時候,每個人的心裡都不是滋味。要是承諾不可靠,那當時又是什麼讓我們擁抱?愛到底是不是一個痛苦地泥沼?在時間和空間的盡頭,我們還能不能夠一起逃

            小時真的不懂他的歌,隻知道媒體熱捧他是“歌神”,隻知道身邊喜歡成熟男人的女孩都喜歡聽他。一首《吻別》隨口都能哼出,記得初二班會的時候,我還上去表演過。

            “想要給你的思念,就像風箏斷瞭線,飛不進你的世界,也溫暖不瞭你的視線。”隻是當時,那些背的滾瓜爛熟,卻不知道深意的歌詞,沒想到,真的像MV裡的張學友和周海媚一樣,久久縈繞在我心頭

            時我們不懂愛,何謂愛?在一起便是愛瞭麼?記憶中有個聲音對我說過:我對你的愛就在他的歌中。

            很遺憾自己沒有張學友那樣的嗓音,不能把那麼動聽的歌,婉婉唱給我的愛人聽。

            後來,我們慢慢長大,開始追求過愛情

            也曾追求過,也曾失落過。最後的最後,又是誰為你打開天窗,解開心鎖,讓希望又轉動起來?

            “一場失敗的愛情像個笑話,熱的時候心亂如麻,冷瞭以後看見自己夠傻,人怎麼會如此無法自拔”

            念書的時候,這首歌是許多哥們失戀後到KTV的標配。那些驕傲的青春年代,我就陪著他們,喝著、抽著、唱著,揮霍著看似無限,卻又無比珍貴的青春。

            “能給的我全都給瞭,我都舍得,除瞭讓你知道,我心如刀割。”

            又是一首失戀的歌曲。歌詞裡的痛徹心扉,真的隻有經歷瞭過的人才懂

            “一生熱愛回頭太難,苦往心裡藏,情若不斷誰能幫我將你忘。”

            這首歌作曲的是張宇,作詞的十一郎。旋律令人難忘。

            “窗外陰天瞭,音樂低聲瞭,我的心開始想你瞭。”

            前天一個好友在朋友圈轉發,以為他失戀瞭,原來是在把妹。

            “心慢慢疼慢慢冷,慢慢等不到愛人,付出一生收回幾成,情不能分不能恨,不能太輕易信任,真愛一回盡是傷痕。”

            和其他天王不同,學友的歌,大多是悲情的苦情歌。也隻有他的嗓子,能把這些人生中最無奈的聲音,演繹得惟妙惟肖。

            “情願就這樣守在你身旁,情願就這樣一輩子不忘。”、

            “錯過的人是否可以回首,愛過的心沒有任何講求,許多故事有傷心的理由。”

            幸福的愛情都是差不多的,不幸的愛情,各有各的不幸。縱使有一千個傷心的理由,卻也無法挽回逝去的愛情。

            “我要你記得,無言的承諾。啊!不怕相思苦,隻怕你傷痛,怨隻怨人在風中,聚散都不由我。”

            這首歌還有一個名字叫《李香蘭》,雖然是翻唱日本歌曲,可是歌曲的意境,在學友醇厚嗓音的演繹下,別有一番韻味。

            “共你有過最美的邂逅,共你有過一些風雨憂愁,共你醉過痛過的最後,但我發覺想你不能沒有。”

            “隻願一生愛一人,因你是獨有 (如何能令你接近) ,隻願一生愛一人,一世亦未夠 (求莫要我心傷透), 隻願一生愛一人即使做玩偶 (如何能令你接近)。”

            “是否愛就是忍耐不問該不該,都怪我沒能耐轉身走開,難道犧牲才精彩傷痛才實在,要為你流下淚來才證明是愛。”

            “我唱得她心醉,我唱得她心碎”

            副歌的每一個段落,都是一個個不簡單的故事。

            詞句的每一個註腳,都有一段段訴不完的情殤。

            誰陪你聽學友的歌?誰陪你一起流淚?

            在人到中年的是偶,真愛那麼珍貴。

            “歲月在聽我們唱無怨無悔”,在唱到自己流淚的時候,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像學友唱的那樣,對走過的每一步路,無怨無悔。

            張學友,很多人聽他的歌始於愛情,很多人聽他的歌止於愛情!李克勤

            如果說一首歌能夠紀念熱血的青春,

            相信很多80後、90後都會選擇李克勤的《紅日》。

            那時啊,都是青春年少的年紀,不信命、不服輸,隻管去做自己想做的一切,不在乎跌倒的痛,更不想失敗的可能。

            那時候的我們,就像王小波書裡說的,二十幾歲的年紀,是一生中的黃金時代,有好多奢望。想愛,想吃,還想在一瞬間變成天上半明半暗的雲。

            隨著歲月的流逝,很多人感嘆,當初聽歌人的青春遠去瞭,熱血也消逝瞭,那個曾經唱著《紅日》鼓舞我們的熱血歌神,也成瞭年過半百的大叔瞭。

            但是這個大叔啊,和同齡人比起來,還有些不同。他沒有一點老態龍鐘的預兆,而是一如既往的像個小孩。

            如果你翻看他的微博,你會看到他在細雨中踢球的照片,喜歡曬自己吃過的美食,看過的風景。

            我們慢慢的發現,當年那個和譚校長一起蹦蹦跳跳的左麟右李,原來也已經52歲瞭。

            李克勤的出道也是新秀歌手比賽。

            我忘瞭他在比賽上唱過什麼歌。

            反正那一屆競爭慘烈,基本囊括瞭後來香港樂壇的一眾傳奇歌手:杜德偉、蘇永康、周慧敏……李克勤進不瞭前三甲。

            再後來很久,他又慢慢紅瞭

            人生出乎意料的事情往往就在於無心插柳柳成陰,李克勤靠翻唱譚校長的歌,與寶麗金唱片公司簽瞭合約。

            如今為人熟知的《月半小夜曲》,當年就發在他的第二張專輯《命運的符號》裡,在當時也沒火起來。說得刻薄點,當時簡直就是默默無聞瞭。

            當年有一件很戲劇性的事~

            第一屆“全港十九區業餘歌唱比賽”的冠軍可是張學友,多年後,他成瞭最會演戲的歌王。

            第二屆“全港十九區業餘歌唱比賽”的冠軍李克勤的運氣可惜就沒那麼好瞭,寶麗金簽下他的第二年,李克勤推出瞭自己的首張專輯《理想的開始》。

            當年有件事很悲劇,那就是如今為人熟知的《月半小夜曲》就發在他的第二張專輯《命運的符號》裡,在當時也沒火起來。

            其實說得更可悲的是,在當時幾乎默默無聞。。。

            如今聽來,《月半小夜曲》無論從旋律、編曲、歌詞、唱腔,簡直都是極品

            如此看來,一個人走背運真的會不可控成癮,很多人都說,哪怕讓張學友來唱《誰願分手》跟《月半小夜曲》,再不濟也能讓唱片公司不賠本。

            我們這輩人,其實更多瞭解他,或許還是在他和譚詠麟組成“左麟右李”組織以後瞭。

            在很多人的KTV必點歌庫裡應該都有一首《紅日》,它的快節奏激發過李克勤要拼搏的心。

            當然,也成瞭無數人提及李克勤時,可以繞過南北文化差異,必須想到的歌。

            再一次,無心插柳柳成蔭,香港的大街小巷、孩子們的隨身聽裡以及各大舞廳……都是《紅日》,真是意料之外。

            可你知道嗎,1992年正是四大天王稱霸歌壇的年代。

            毫不誇張地說,如果十大金曲獎擺在你面前,起碼有7首歌歸四大天王,剩下的三首,也隻剩下林憶蓮、王菲、葉倩文。

            所以,《紅日》成瞭傳唱度最高的一曲“炮灰”。

            現在回首當年悠悠的往事,《紅日》並不比《容易受傷的女人》差多少。

            可惜生不逢時的他,生活在前有潭張爭霸,後有四大天王的時代,論才氣,他不差、論唱功,大傢都贊他 “零瑕疵”。

            每當我晃神發呆時,總會想,如果時空轉移,或者李克勤別在那個左右為難的時代出道,是不是他的機遇會更好,就不用被冠以“第五天王”的稱號?

            “第五天王”,怎麼聽都像是人們帶著虧欠私下給李克勤頒的獎,但時間可以證明,李克勤不需要這份殊榮。

            時光總是在不經意中悠悠溜走。從KTV中走出來的自己,唱完瞭剛才的那些歌,我這才發現,我們的青春,就和當年的偶像們一樣,已經老成瞭這樣...

            希望這個帖子,能夠勾起你們當年的青春回憶。